好久没回爷爷家了,也好久没见到旺财了。

  旺财是一只可爱的小狗,它全身金黄,眼睛乌黑发亮,非常聪明,惹人喜爱。那一年,姑姑把它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我。旺财一成为我家一员,我便对它悉心照料:给它最好的狗粮,为它戴上小铃铛,放学后牵着它在草地上散步。我还带它爬过紫金山,登上头陀岭,游览玄武湖。我们成了最好的朋友。每当它摇着尾巴奔向那一小杯狗粮,晃着脑袋冲入绿油油的草地,在温暖的水流下沐浴,我总从内心泛起一抹欣喜。它给我带来无穷的快乐。

  有一天放学后,我愉快地踏入家门,却怎么也找不到旺财了。我寻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,却不见它的踪影,听不见它的叫声。我问爸爸旺财哪里去了,爸爸冷冷地说:“送给农村的爷爷奶奶了。”我一听这话,从头到脚都像被泼了一盆冰水,冻在了原地。“为什么要送给爷爷奶奶呢?”我问。“我们平时上班的上班,上学的上学,旺财关在家里,不时搞点恶作剧,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。”爸爸没好气地说。

  那天晚上,我辗转难眠,满脑袋都是旺财的影子,满耳朵都是旺财的叫声……

  爷爷的家在高淳。清明节期间,我带着对旺财的牵挂回了老家。

  又见旺财,它令我大吃一惊:它长高了,长大了,长壮了。见到我,它又惊又喜地从田垄上向我奔来,围着我又蹦又跳,尾巴都要摇断了。爷爷惊奇地说:“这小家伙每次一不留神就没影子了,喊也喊不回来,找也找不回来,饿了才知道回来吃口饭。怎么你一来就粘着你了?”

  现在的旺财身体强壮,跑得比风还快,快乐得“汪汪”直叫。这一份快乐感染了我,让我对它的担心烟消云散。望着活力四射的旺财,我当即改了主意:就让它再留在这自由的田野上奔跑吧!让我来和它“约会”吧。

  和旺财分别的时候,我不禁感叹:人喜爱悠闲自在的生活,我的旺财原来也是这样。

本文刊登在2013年5月22日《扬子晚报》B11版
http://epaper.yzwb.net/html_t/2013-05/22/content_77155.htm?div=-1